<code id='0lrzm'><strong id='0lrzm'></strong></code>
  1. <i id='0lrzm'><div id='0lrzm'><ins id='0lrzm'></ins></div></i>
      <fieldset id='0lrzm'></fieldset>

        <i id='0lrzm'></i>
      1. <acronym id='0lrzm'><em id='0lrzm'></em><td id='0lrzm'><div id='0lrzm'></div></td></acronym><address id='0lrzm'><big id='0lrzm'><big id='0lrzm'></big><legend id='0lrzm'></legend></big></address>
          <dl id='0lrzm'></dl>

        1. <tr id='0lrzm'><strong id='0lrzm'></strong><small id='0lrzm'></small><button id='0lrzm'></button><li id='0lrzm'><noscript id='0lrzm'><big id='0lrzm'></big><dt id='0lrzm'></dt></noscript></li></tr><ol id='0lrzm'><table id='0lrzm'><blockquote id='0lrzm'><tbody id='0lrzm'></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0lrzm'></u><kbd id='0lrzm'><kbd id='0lrzm'></kbd></kbd>
        2. <span id='0lrzm'></span>

          <ins id='0lrzm'></ins>

          豆瓣9.2《何以為傢》:我要控告我的父母,因為他們生瞭我

          • 时间:
          • 浏览:7

          《何以為傢》是一部由黎巴嫩、法國和美國聯合制作的劇情片,制片時間長達五年,導演和團隊通過極強的同理心、耐心向觀眾展現瞭黎巴嫩底層社會的現狀。這部電影獲得瞭71屆戛納電影節的評審團大獎,豆瓣四十多萬人給出瞭9.1的高分。

          故事發生在黎巴嫩的一個貧民窟,12歲的贊恩作為傢裡的長子,為瞭養活一屋子的兄弟姐妹,被迫在雜貨鋪做童工,贊恩很愛他的妹妹薩哈。但是薩哈很快就被無情的父母賣給居心叵測的雜貨鋪老板,贊恩傷心地離傢出走瞭。他遇到瞭善良的單親母親拉希爾,他們相互扶持著度過瞭一小段平靜的時光。

          然而好景不長,拉希爾很快就因為沒有身份證件被警察拘留,走投無路的贊恩隻能再次流浪。這次他準備去瑞典(難民保護區),當他偷跑回傢取自己的身份證明時,卻意外得知瞭妹妹薩哈的死訊,憤怒的贊恩砍傷瞭雜貨鋪老板,隨即被捕入獄。贊恩控告自己的父母,他希望所有沒有撫育能力的父母都不能擁有孩子。

          在一波三折的劇情裡,贊恩小小的身體承受瞭太多的苦難:不能上學、做童工、傢庭暴力、妹妹被賣掉、被折磨致死……這個少年既沒有得到任何愛與保護,也沒能保護好自己所愛的人,生活沒有給他絲毫喘息的機會,在幻想和現實的撕扯下,少年爆發瞭,他在監獄裡發出吶喊,生而為人,何以為傢。

          贊恩的遭遇令人心疼,他的善良令人感動,他的勇敢令人欽佩,而且他並不是個例。在地球另一端,有無數個像贊恩一樣的小孩子,在炮火和饑餓中艱難生活、負重前行,誠然,他們的悲慘命運與社會環境、時代背景息息相關,我們需要持續地呼籲愛與和平。另外,是什麼導致這些本應在陽光下快樂成長的孩子,走向暴力、犯罪、反社會的不歸路,他們行為背後的深層次緣由和動機更加值得我們關註。

          1. 水深火熱的社會環境

          黎巴嫩是一個隱藏在群山之中的小國,西臨地中海,東、北部與敘利亞接壤,南部與以色列為鄰。在和平年代,黎巴嫩被譽為宜居的天堂,但是在戰爭年代,它迅速淪落為混亂的地獄。1943年,黎巴嫩正式獨立,成立黎巴嫩共和國,金融、貿易、交通等行業快速發展,經濟漸入佳境;然而1975年,黎巴嫩國內因為宗教派系鬥爭,爆發瞭一場長達15年的內戰,造成瞭大量的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直接導致近90萬人無傢可歸;再加上巴基斯坦、以色列的相繼入侵,大量難民如潮水般湧入黎巴嫩,徹底把黎巴嫩變為民不聊生的人間地獄。

          《何以為傢》是電影在大陸上映的譯名,該片原名為《迦百農》(Capharnaüm)。迦百農在聖經中是耶穌傳道的起點,在這裡曾經發生過很多輝煌的故事,但最後卻成為一片廢墟;另外,在法語中,“迦百農”意為無序和混亂。這兩層含義與電影所反映的現狀及主題都是高度契合的,一方面,黎巴嫩也正在經歷著從輝煌走向沒落的時期,另一方面,底層民眾的生活的確是混亂不堪、毫無秩序的。

          贊恩一傢生活的房間逼仄狹小,近十個兄弟姐妹要擠在一張木板上睡覺;屋子裡除瞭一個破舊的沙發,幾乎找不到其他傢具,晚上沒有電燈,一大傢人隻能靠蠟燭照明;贊恩作為長子,不能去上學,他要通過去小賣部打工補貼傢用,還要帶著弟弟妹妹去街邊賣自制飲料,每當校車從街邊路過時,他隻能用渴望的眼神多看幾眼;在街道上,垃圾成堆、房屋破敗,少年們抽煙、打架、橫沖直撞……

          看到正處於花季的孩子們身處這樣水深火熱的社會環境,不得不在泥潭裡摸爬、掙紮,實在讓人揪心。從某種意義上來講,正是殘酷的社會環境造就瞭這樣一批不幸的人群,使得他們在生活面前,無傢可歸,在命運面前,無可奈何。

          2. 一塌糊塗的原生傢庭

          贊恩的父母並沒有固定工作,他們在破敗不堪的公寓裡養著近十個孩子,這些孩子都沒有合法身份,而且作為長子的贊恩,連自己的出生日期都不知道,他12歲的年齡是在被捕入獄後醫生通過牙齡推斷出來的。

          在贊恩父母眼裡,兒子是工具,需要通過出賣勞動力換取報酬,女兒是物品,可以通過買賣抵扣房租。當贊恩提出自己想去上學的願望時,父親粗暴地打斷,拒絕瞭他的請求,母親則一反常態的支持贊恩,她的理由是,如果贊恩去上學,可以把學校發給學生的物資帶回傢,減少傢庭負擔,而且,贊恩可以上午去學校,下午去雜貨店打工。

          在《原生傢庭生存指南》一書中,奧利弗·詹姆斯博士指出:早期的撫育方式會影響孩子大腦的電化學模式,甚至會影響大腦不同部位的尺寸。孩子逐漸顯現的意志品質和選擇的能力是由傢庭中的獨特關系決定的。贊恩的親生父母,不僅沒有盡到基本的撫養、教育義務,相反,他們用咒罵、暴力替代愛與關懷,作為反面教材,以一種極其簡單粗暴的撫育方式給孩子樹立瞭極壞的榜樣。

          在發現妹妹初潮之後,早熟的贊恩就非常擔心父母會迅速讓她嫁人,於是他一直小心翼翼地保護著妹妹:給妹妹洗內褲、買衛生棉、甚至謀劃著帶妹妹出走,然而,父母還是發現瞭他們的秘密,粗暴地把妹妹送去瞭雜貨店老板傢,任憑贊恩發瘋似的揮舞著拳頭阻止,也絲毫不起作用。心愛的妹妹被父親搶走,媽媽還在一邊咒罵著贊恩,這直接激發瞭贊恩的逆反心理。尤其是當贊恩知道妹妹被惡人老板折磨而死時,心中的怒火再也無法壓制,他這一次學著跟父母一樣,以暴制暴,直接拿起砍刀沖向瞭魔鬼……

          入圍奧斯卡金像獎的電影《羈押》前段時間引起瞭廣泛熱議,兩名年僅十歲的孩子將一個兩歲幼童拐騙至水庫,殘忍殺害,在被捕之後兩人拒不承認、相互推卸責任。這兩個孩子的表現令人不寒而栗,在他們背後都有一個冷漠的原生傢庭,父母從來沒有教過他們是非對錯。

          古語有雲,染於蒼則蒼,染於黃則黃。父母和傢庭是對孩子影響最大的因素,沒有之一。沒有資格做父母的人成為瞭父母,這是極其可怕又可悲的事情,他們無一例外成為瞭孩子悲慘遭遇的始作俑者。

          3. 永無止境的自我掙紮

          在心理動力論中,精神分析學傢弗洛伊德提出,意識中的自我、本我、超我三部分組成瞭完整的人格,本我是人的本能,超我是理想化目標,自我則是二者沖突時的調節者。

          贊恩這個角色是立體而復雜的,他在壓迫中有反抗,在反抗中有妥協,在亦正亦邪中苦苦掙紮。

          對於贊恩而言,他的“本我”其實就是一個12歲的小小少年,渴望跟同齡人一起上學,一起玩耍。在贊恩離傢出走後,他被蜘蛛俠裝扮的老人所吸引,在遊樂場裡,他泄憤一般地扒光瞭設施中女人模型的外衣,這些都是贊恩身上孩童意識的體現,天真、浪漫、無邪才是他們這個年紀應有的模樣。

          “自我”是從“本我”中逐漸分化出來的,它督促著個體遵循現實,以合理的方式來滿足需求。當贊恩的父母把妹妹搶走賣給雜貨店老板時,贊恩充滿瞭憤怒和絕望,他一氣之下離傢出走瞭。當贊恩獨自撫養幼兒約納斯時,面臨被房東趕出傢門、買不起奶粉、吃不飽飯、等不到好心人等一系列問題,他不得不選擇將約納斯交給人販子,那樣至少能給孩子一個正常的成長環境。

          送走尤納斯之後,贊恩的眼神徹底黯淡瞭,如果說之前他還在為命運苦苦掙紮的話,那這一次,他完全地向命運妥協瞭。他送走尤納斯,就像父母送走妹妹一樣,在現實面前,他毫無還手之力,他漸漸地被社會同化瞭。

          “超我”是人格結構的最高層,它遵循道德原則。在影片最後,得知母親又一次懷孕瞭,贊恩無法接受愚昧的父母害死妹妹之後,又將有新的生命重蹈覆轍,這一次,他決定起訴自己的父母。贊恩長大瞭,他擺脫瞭孩童意識,明白瞭個體的掙紮是微不足道的,他選擇借用法律來批判和懲罰那些無知、無能的父母,以此減少悲劇的發生。

          在法庭上,贊恩說道,我希望大人聽我說,我希望,無力撫養孩子的人別再生瞭。我還記得,暴力、侮辱或毆打,鏈子、管子、皮帶,我聽過最溫柔的一句話是“滾,婊子的兒子”、“滾,你這垃圾”。生活是一堆狗屎,不比我的鞭子更值錢,我住在這裡的地獄,我像一堆腐爛的肉。生活是個婊子,我以為我們能做好人,被所有人愛,但上帝不希望我們這樣。

          這一記重重的耳光,抽在贊恩父母臉上,也落在瞭無數生而不養、養而不教的父母身上。贊恩跳出瞭孩童的視角,他比成年人更清晰、更明瞭地看到瞭父母無休止生育背後帶來的一系列社會問題,他控訴的不僅僅是自己的父母,而是社會的不公平,他選擇揭開自己的傷疤,給全世界上瞭一節寶貴的教育課。

          贊恩在這些意識中掙紮,在世俗中保持著善良和慈悲,讓我們在悲苦的生活中看到瞭人性之光。

          這部電影改編自真實故事,利用近似於紀錄片的拍攝手法,向觀眾真實地揭露瞭底層民眾的生活狀態,那裡充滿瞭饑餓、貧窮、混亂、無知、暴力、犯罪。透過鏡頭,我們清晰的看到瞭那些人眼中的麻木、苦悶與絕望;透過劇情,我們看到瞭在命運面前,有人妥協,有人奮起反抗。

          贊恩的扮演者並不是專業演員,他的確出身於敘利亞的難民傢庭,而且影片的大部分故事都是他親身經歷過的,所以他無需表演,就足以撼動人心。導演在影片最後,給瞭贊恩他夢寐以求的身份證,贊恩終於笑瞭,那個笑容純真、燦爛而美好。

          雖然影片整體基調比較壓抑,但在絕望中仍然散發著光芒和希望。就像《何以為傢》的編劇Mousanar所言,即使你深知你改變不瞭任何事,但你還是可以夢想你做得到。人類的進步靠的是夢想,而不是犬儒主義。

          天下之大,何以為傢?身在井隅,心向星光。